NuoBuPupu吼

大脑进入冬眠期

夜莺

Chapter 02
事事不顺。
赵光旻浑身狼狈不堪,任由赵荣旻对他任意肆虐。
床头柜上放着刚升入高中时他送给赵荣旻的八音盒,一只夜莺停歇在玉兰树上的造型。赵荣旻把它小心翼翼地保护着,着了魔一般夜夜听着这声音入睡,甚至于——
有力的臂膀将赵光旻从床上拉起,他猝不及防地,整个身躯的重量都压在了赵荣旻身上,体内的巨物顿时又深入了一些,赵光旻抓住赵荣旻肩膀痛苦地呻吟起来,觉得灵魂都快被刺穿。
两人的汗液、呼吸、眼神交织着,躯体里同样的血液也快要交织沸腾。耳边是他的喘息,还有夜莺唱出叮叮咚咚的曲子,赵光旻死死地将脸埋在赵荣旻颈窝,神智被那人的狠力揉弄渐渐扯散。
“光旻啊……走神啰。”
他像什么也听不见,任凭赵荣旻动作越来越大。
……
醒来时赵荣旻已经不见踪影,八音盒被关了放到角落,整个卧室苍白空寂,赵光旻翻个身,连骨头发出的响声都一清二楚。
赵荣旻果然还是没帮他清理,全身黏糊糊的,腿间更是湿泞不堪入目,他慢腾腾下了床,跪坐在地毯上,对着墙角的八音盒愣神。
“赵荣旻,你就像个嫖。客。”
“为什么会变成这样?”
赵光旻挡住眼睛笑起来,指缝间断断续续溢出水珠。

赵父打来电话时,赵光旻正在收拾八音盒的残骸。
锋利的瓷片划过手指,血珠涌了出来,赵光旻满不在乎放在嘴里含了会,起身接电话。
“爸爸。”
“……是光旻啊。”
印象中面对赵荣旻发话时的总是带着冷厉的男声,到他这儿似乎总有些软化。
“你哥哥呢?”
赵光旻回道:“他出去了。”
那头没再多说什么,道个别就打算挂电话,赵光旻连忙喊道:“爸等等!”
“嗯?”
还真没挂……赵光旻定定神,小声道:“我听哥说,您已经开始让他接手您那些事了……”
“嗯。”那头声音没有任何波澜。
赵光旻这下不知怎么往下问了。
“还有事吗?”
“您不是说,大学毕业之前不会……”
“你倒是心疼他。”那头语气愈发冷厉,“可你俩总得有个人来接手,你有这胆子吗?”
赵光旻再也说不出话。
把地上的碎渣收拾干净后,赵光旻靠在床边,脑子里乱得要炸开。
赵家的事业是他自懂事之后便不齿的东西,厌恶却又没法不依附,只想一层一层埋上这见不得光的存在。赵荣旻就像他的救世主,帮他挡住了赵父的命令,要求,以至于从前外头的风言风语他也不知晓。
——你是在……向我索取报酬?
赵光旻盯着腿上紫红的吻痕,百般茫然。

此时,PUB才刚到了酒精麻醉着男男女女神经的好时候。
沈贤星脸色铁青地掏出钱结账,顺便往赵荣旻脑袋上不轻不重敲了一记:“你还能自己回家吗?”
赵荣旻斜靠在沙发上打了个酒嗝后,再也一动不动,充分展现了“烂醉如泥”一词的精粹。
“哈——”沈贤星扶额,伸手拉起赵荣旻搀扶着他,“我就活该倒霉摊上你这种伙伴……庆祝个屁。自己比谁都不情愿还硬抗下烂摊子,倒霉孩子碰上晦气爹……”
出了pub,醉鬼终于恢复了点意识,拐到一旁的水池捧一把水洗过脸,然后坐在那儿发呆。
沈贤星没好气地拉走他:“你快搭车回家吧,看看都几点了。”
“贤星哥。”
“干嘛?”
“我是不是……再也脱不了身了?”
“……年纪小小说什么鬼话。”
赵荣旻没再念叨。沈贤星好人到底帮他招了车,报了地址,临走前突然道:“你后悔还是来得及的,毕竟还有赵——”
“舍不得……”赵荣旻摇头打断他,“我舍不得……”
“……行了行了好自为之!”沈贤星话被堵在喉头,随后不耐烦挥挥手,“总有一天你俩就得两败俱伤。”
赵荣旻笑笑,靠在座椅上闭起眼睛。
——
赵光旻翻箱倒柜找出胶水,却也只把八音盒粘回了一半。
明明那时送给他的心情是很高兴的啊,不在同一个高中也好,主人公收到饱含心意的礼物时双方都是开开心心笑着的啊。
赵光旻抱着残缺不全的八音盒,皮肤刺疼得瑟瑟打抖。他埋在沙发里,上面短硬的毛皮密密实实扎在脸上,疼得像被扇了一耳光。
客厅暖黄的灯突然闪了两下,滋啦一声后,灭了。赵光旻“诶”了一声,呆滞片刻放下八音盒,下地靠墙摸索着开关。
人在黑暗中就格外敏感。大门外传来的细微的动静让赵光旻止住了步子。
“谁!”赵光旻大喊一声。
动静声一时便没了,赵光旻赶紧跑到窗边向下探望,没有月光的夜晚着实一片漆黑,赵光旻堪堪能看清楚,楼底下平时的空位处停了破旧肮脏的一辆车,周围倚靠着几个人。
赵光旻呼吸顿时急促起来。仇家找上门他并非没见过,只是难以应对,力气赶不上正面杠自然不必想后果。
怎么办,怎么办?!
赵光旻慌得冷汗直冒,连忙回到大门边死死抵着,赵荣旻在鞋架上安放有器械,赵光旻胡乱抓了一个紧握在手里,大气也不敢喘。
外边似乎有人窃窃私语,接着便是两声闷响,门板狠狠震了几下。
赵光旻瞳孔开始紧缩,他抓着器械的手暴起了青筋。
动静持续了几分钟,接着又陷入了死寂。隔了许久,才有人叩门,低哑的声音透入门缝。
“光旻,开门。”
再没有一刻使这声音能让他感受到如此安心。
不曾想迎眼而入是全身沾满血迹的赵荣旻。赵光旻接住倒进怀中的赵荣旻时,他才发觉紧绷的身体此刻竟抽搐得几乎无法站立。他害怕地看向门外,人与物一片狼藉……
赵荣旻胸前疼得几乎像着了火,他倚靠着赵光旻,细微的玉兰气息让他抽回了一丝神智,他抓住赵光旻的头发向下扯了扯,被血流糊住的眼睛只能看到模糊的影子,他忐忑道:“你没事吧……”
赵光旻心疼得无以复加,他甚至不敢抱紧赵荣旻,只得连忙回应他。
赵荣旻勉强抬抬嘴角,便软在赵光旻怀里。
================
赵荣旻再次醒来,视野里只有空白的天花板,以及刺鼻的消毒水味。他挪了挪身体,才发现全身酸痛得紧。
这是医院……?
光旻呢……
才这么想着手指就碰到了毛茸茸的温热物体。
赵荣旻诧异地稍抬头,正对上了双迷迷糊糊的视线。
“光旻?”出了声才发现自己声音同砂纸磨过一样粗糙。
赵光旻“啊”了声,大力揉揉眼睛,努力让自己清醒:“终于醒了你……”说完起身给赵荣旻倒了杯温水,万分小心地递到他嘴边,“喝点水。”
难得……
赵荣旻看看这杯水,又看看赵光旻——不喝。
赵光旻皱眉:“快点!”
“……你喂。”
赵光旻额头蹦出个“#”,耐着性子好声好气道:“现在就不要开玩笑了,喝一点。”
“……不要。”
赵荣旻瞅着那家伙耳根渐渐染上红晕,一副气不过又不能动手的样子,愉悦地闭上眼睛翘起嘴角。
果不其然,一会儿就有软软温温的物体覆了上来,水湿润了唇又流进齿间,赵荣旻顺从地吞下水,睁开眼睛,面前这人头都不愿抬起来了。赵光旻暴躁地擦擦嘴角,水杯“砰”地砸在台面上:“让你渴死算了!”
“别啊。”
羞归羞,赵光旻还是回到正事上:“昨天爸爸来过了,那时你没醒。”赵光旻顿了顿,“他说,这件事他会处理。”
“……唔。”赵荣旻满不在乎地回道,“原来不是我在外面招惹的祸。”
赵光旻越想越不是滋味,看向赵荣旻那只已经输液输得泛白的手,愧疚感油然而生。
之后给赵荣旻简单擦洗了一番,期间又被调戏了几次,赵光旻忍着,最后擦脸时使大劲抹过赵荣旻的脸,看着白净的肌肤渐渐浮出红印子,赵光旻解气地笑了出来。
从洗漱间出来,赵荣旻早已入睡。赵光旻注视那睡颜良久,咬住嘴唇,轻轻走到床边坐下,拿起输液的冰凉手掌放到自己掌心,试图传送一些温度过去。
“对不起……对不起……荣旻……”
“我打碎了八音盒……”
“我该答应爸爸的……我以为这很容易……”
“对不起……”
赵光旻弯下腰伏在赵荣旻胸口,听着他的心跳,眼泪再也没止住。

评论
热度 ( 6 )

© NuoBuPupu吼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