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uoBuPupu吼

大脑进入冬眠期

别叫醒我 02

今晚听到甜甜的歌啦~于是想写甜甜的东西
依旧很多狗屁不通的地方哈哈哈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【对于无限柔软的你来说,或许我是否有些呆板呢】
赵光旻 很久没做过那样的梦了,久到有多久呢?
“好像是,从我再也穿不合你身上的衣服开始吧。”他在梦里与小小的自己说着。
梦那边的赵光旻歪了歪脑袋,似乎很不解,他眨眨眼睛,指向着胸前的皮卡丘:“皮卡丘说,你最近都很不开心。”
“为什么?”
“嗯……”小小赵光旻又歪歪脑袋,“是因为荣旻哥哥?”
赵光旻哑然,小时候的自己可是还会在荣旻的名字后加上哥哥的称谓的。
带着牛奶气息的风从身边划过,赵光旻顺着风的方向看去,那里有只小小的影子蹲在秋千旁,似乎在寻找东西。
“荣旻哥哥昨天还说呢,我要是没有糖果了,可以找他要。”身后传来小光旻略带失落的声音,“但是……我刚才,掉了唯一一颗巧克力,他在那里帮我找……”
“荣旻哥哥,对你真的很好啊……”
“对呀,他一直都是荣旻哥哥啊。”小小的自己,说得如此真心。
赵光旻醒来时,天色微微泛青,是清晨还没降临。
昨晚装牛奶的玻璃杯还放在床头柜,赵光旻望着里面的奶渍,喉头有点干渴,他掀开被子,准备下床找水喝。
咦?我怎么……恢复了?
赵光旻瞪着自己节骨分明的手掌,再一次茫然。
所以昨天真的是个意外?
赵光旻陷入一阵狂喜,转身想摇醒赵荣旻,之后又使劲按捺下这股冲动——何必不让他睡醒自己发现呢?
——————
“我说我今天早上真的恢复啦!就在四五点的时候!”委屈懊恼的童声在赵家客厅回荡。
“好好好,但是一个回笼觉之后你还是变成小孩了?”赵荣旻心不在焉地应着,顺手将煎蛋夹进面包里,“先过来吃早餐。”
“你别不信啊!!”
一看小孩两条光溜溜的小短腿在沙发上胡乱蹬,赵荣旻干脆又把他扛到餐桌前,再给他摆好餐具:“先吃东西。”
赵光旻忿忿地拨开面包,一叉子插进荷包蛋,再一大口咬下去:“!”
赵荣旻手下动作停顿几秒,认命地去拿毛巾给被溏心蛋黄嗞了满脸的赵光旻擦脸。
赵光旻特殊原因只能和单位请假,赵荣旻可还得上班,冒充过赵光旻给领导打了电话之后,赵荣旻准备换鞋出门。
赵光旻没由来地心慌:“你晚上回来不?”
“肯定啊。”赵荣旻回头对他痞痞地勾嘴角,“要不你可不得把家拆了。”说完挥挥手出了门。
赵光旻伸出小肉手对他比了个小指。
这下家里陷入了凝滞的安静。
好像有点不习惯。
——啵嘟啵嘟。金鱼嘴冒出一颗圆泡泡,浮上水面。
赵光旻对着鱼缸里吐泡泡的小金鱼嘟囔:“为什么要买两条呢?”
这个家里,除了家具,什么都是双份。玄关的鞋,茶几上的杯子,沙发上的抱枕,厨房的碗筷,浴室的毛巾,洗漱台的牙刷,衣柜里的领带。
朋友曾经来过他们家,吐槽说这是小两口过日子吗?两人为此也尴尬了一阵,陆续添了好几副碗筷。
我和赵荣旻,活在一种两人都不自知的情侣模式下呢。
父母满世界旅游,家里的大房子打扫起来太麻烦,赵荣旻赵光旻干脆在任职公司附近买了一间公寓。用了两人的卡,房产证写了两人的名字。
情侣模式?赵光旻自嘲,哪门子的情侣。
自从赵荣旻升职之后,赵光旻与赵荣旻仿佛不在同一个时间点上下班,早晨大多是赵荣旻做好的早餐摆在桌上,底下再压了一张“我先走”的纸条,晚上是赵光旻将晚餐放在保温箱里,处理两三小时文件后,才听到钥匙转动开门的声音。
两人都默契地没去深究对方的世界。
但是,赵荣旻也好,赵光旻也好,隐约也知道这之中哪个环节出了差错。
赵光旻不知自己什么时候再次睡过去了。梦里,他身置在绵软的云里,远处是十六岁的他和赵荣旻高中入学的场景,赵光旻浑身使不得力,只能用视线一路追随远处的一对影子。
赵荣旻一手攥着入学通知书,一手抓着赵光旻的手腕去等登记。三月份的风冷咧咧的,赵荣旻一路拉着赵光旻,手指吹得通红。
此时此刻,如今的赵光旻,只想把那只手抓过来放进自己荷包里暖和。
他记得那时入学前和荣旻闹了很大一场矛盾,争吵内容是什么,自己却一点记不清。
可能是释怀了吧。
“滴答。”金鱼甩甩鱼尾,两滴水溅出鱼缸,落到赵光旻脸颊。
赵光旻才发现自己躺在地毯上,身体又恢复了。
这是做一个梦就能解开魔咒的意思?怕是一辈子不给我上班哦。
——————明日可能继续……吧……————

评论 ( 1 )
热度 ( 3 )

© NuoBuPupu吼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