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uoBuPupu吼

大脑进入冬眠期

别叫醒我

昨晚赵荣旻不知道自己何时回到家,何时倒在床上睡得不省人事的。
只知道醒来时,双人床比平时宽敞了些,但还不算是自己的一席之地。赵荣旻伸个懒腰,长手长腿地在床上划了个弧度,然后碰到了有温度的物体。
嗯?
他转过头。
占了一个位置的东西和他打了个照脸。
“………这谁啊!!!!!赵光旻你人呢!!!!!”
赵荣旻吓得从床上直接弹跳起来,在环顾四周确定自己并不是进错了家门也不是闯进宾馆后,贴在墙边看着还稳稳当当熟睡着的生物。
嗯……一个小孩,准确来说,是个小男生。
……为什么会有一个小孩睡在我身边?!
别是昨晚顺手拐了谁家孩子?别啊我可是良民……
赵荣旻定了定神,轻轻下了床,出了房间下了楼,才发现家里没人。
“光旻?……赵光旻?”回答他的只有客厅鱼缸里那两只金鱼戏水的泡泡声,在偌大的空间里格外明显。
赵荣旻抓抓头,玄关的钥匙与鞋子都还在,显然赵光旻没有出门。
赵荣旻原地停留了几分钟,一个设想慢慢出现在脑子里,他吓得倒吸一口气,急忙冲上楼。晨曦里,小小的影子刚坐起来,被这动静引得回过头。
我,的,天……
赵荣旻还有点气喘,盯着那只小身影被憋得差点心脏停跳。
赵光旻平日穿的那套睡衣被套在过于矮小的身躯上,睡衣领口滑落到一旁,露出小小的肩膀,这副身躯的主人显然还没清醒,小小的手掌揉几下眼睛后,动作停顿了下来。
“……我,我这是?!”脆脆的童声带着惊惶在室内响起来,“我的手怎么变得这么小?!”
“天啊我的身体也!”小孩有点费力地掀开被子看,细嫩的声线甚至带上了哭腔,“我,我是在做,做梦吗?”
赵荣旻盯着他,好半天才让自己平复心绪,走到床沿蹲下,轻声问道:“你是光旻对吧?”其实都不必问,这张小脸蛋就是赵光旻小时候的模样。
“……”赵光旻回望着他,一时间竟不敢接话。
“好吧……虽然我也难以接受,不过你变小就变小了不是?”赵荣旻撑着床,一时间有些无力,“等一段时间,看能不能恢复吧。”
“我不是生了什么怪病吧?”赵光旻的身躯回到从前了,似乎也带回了些孩子的脾性,瘪着嘴巴抠着手,忐忑不安地低声道。
赵荣旻也不敢妄下结论,但小孩这副委屈模样让他心都软了一截,他揽过赵光旻,手掌覆盖住柔软的发顶来回抚摸着:“不会的,哪里有人生病会变小……”
之后又是好一顿安慰,赵光旻才总算是半接受了自己现在这个状态。
昨夜洗好的衣服还在洗衣机里堆着,赵荣旻在厨房做着早餐,赵光旻便拖着洗衣篮去晾衣服。
厨房壁柜太高,赵光旻得踮着脚才看得到料理台,赵荣旻断不可能让他来做。
而且赵光旻现在连拖个装着衣服的篮子都费力。
赵荣旻心不在焉地煎着蛋,眼神一直往阳台溜。家里没有适合赵光旻现在身材的衣服,大清早的附近也没有营业的童装店,赵荣旻只好把他的睡衣用腰带扎了扎,好歹也挡住了光溜溜的小屁股,眼瞧着两条小短腿在阳台上走来走去,赵荣旻止不住笑出声。
赵光旻自然听见了,顿时窘迫起来,衣服篮子往旁边一踢,挥着拳头就跑向赵荣旻。
赵荣旻慢条斯理地分好早餐,再制止住小朋友一直往自己身上招呼的拳腿,将他一把抱起安放到餐桌旁,还顺带倒了杯牛奶,带着笑意道:“老师在幼儿园有没有说过,吃饭时要安静啊。”
换来的是肉乎乎的一巴掌。
赵光旻生气的状态一直维持到早餐结束,赵荣旻翻箱倒柜给他找了件快沦落为抹布的衣服,不知是多少年前的老古董了,但好歹不算大,穿在赵光旻身上也不算夸张,赵荣旻这才像个老父亲一样,抱着内里真空的赵光旻出了门。
赵光旻还不太找得到小孩子该有的意识,对于被赵荣旻单手抱这件事情抵触得很,但没有合适的鞋,自然没法走路,只能屈辱地被抱着出了门。
赵荣旻没再调笑他,一路上两人气氛反而和谐得出奇,赵光旻趴在他肩膀上,嘟囔道:“我都多久没穿过童装了……”
“六年级的时候妈妈还买了一套给你呢。”
“那也是十几年前了好吗……”
“我还记得那场景呢,你就因为衣服上印了只皮卡丘,硬是用一个月没有零花钱的代价去和妈妈换了那一套衣服。”结果最后还不是得靠自己接济?赵荣旻想着,鼻子都快翘上了天。
赵光旻倒是没顶嘴,静静思索了一会儿,才道:“可是我很喜欢啊,后面也穿了很久,不是吗?我记得上面的印花都快被洗掉了。”
赵荣旻“唔”了一声,伸手掐掐小孩肉嘟嘟的一边脸:“那待会再给你找一套上面有皮卡丘的。”
他当然记得赵光旻穿了很久,最后一次穿是因为衣服实在塞不下发育中的少年,赵光旻才把它洗好,叠好,捡进了衣柜深处。
像是进行什么仪式似的。
“不,我不需要了。”赵光旻回绝:“再来也不是我喜欢的那一套了。”

“装深沉……”赵荣旻懒得对这一根筋的脑袋进行反驳,“那就给你找一套合适你的,行了吧。”
童装店大早上的没几个人,店员打着迷糊,隐隐看到有人进了门。
“欢迎光临!”
赵荣旻点头致意一下,抱着赵光旻走到一旁挑起来。
“这套?”赵荣旻随手拿了一件,对着赵光旻比划一下。
“怎样都好,你先给我双鞋让我下地走好吗……”
“好咯。”赵荣旻又跑去拿了双鞋,尺码刚好,赵光旻不禁有些讶异。
两人从挑选到结账,动作一气呵成,赵光旻拆了衣服吊牌直接上了身,背带裤加t恤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可爱得不行。店员一边帮包装其他东西一边对赵荣旻赞道:“先生可真是细心,很少有男性顾客帮小孩子挑衣服时还注意布料的哦。”
赵荣旻笑笑,接过购物袋转身丢给一旁出神的赵光旻:“拿着,走了。”
赵光旻被购物袋砸了一脸,心里那点触动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赵荣旻真是……恶劣死了!
就这么忙乱地过去了一天,夜晚入睡时,赵荣旻帮他准备了一只低一点的枕头,空调温度也调高了。
似乎无论变小变大,两人都从未对“同床共枕”这件事产生过异议。
——TBC——

评论 ( 2 )
热度 ( 3 )

© NuoBuPupu吼 | Powered by LOFTER